标题: 评论:百度再现高层真空
lostar
版主
Rank: 7Rank: 7Rank: 7



UID 75
精华 8
积分 9653
帖子 3236
唐币 9653 金
阅读权限 100
注册 2005-10-31
状态 离线
发表于 2010-3-10 20:48  资料  个人空间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[广告]
评论:百度再现高层真空

出处:网易科技报道

在百度初创的时候,2002年以前当时它为国内很多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服务,那时候百度应该是一家技术导向的公司,但是自从它从幕后走向台前,就不可避免的把商业作为它未来发展的动力。

  IT碰碰车第24期:百度再现高层真空

  本期精彩观点:

  岑峰:在百度初创的时候,2002年以前当时它为国内很多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服务,那时候百度应该是一家技术导向的公司,但是自从它从幕后走向台前,就不可避免的把商业作为它未来发展的动力。一个企业的文化跟它最初的一批员工有很大的关系,百度最初给自己定位是一家技术公司,后来虽然说因为市场的压力,销售的意义对百度增加了,但是销售并没有真正的融入到百度的企业文化里面。

  张春晖:在我印象中,百度从来不是技术公司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看最近这10年,最近这10年也是中国第一波互联网企业上市等等,还有国外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的阶段,很有代表性的,早年的腾讯、网易、新浪这些,他们起家的时候都有自己一定的技术,腾讯更不用讲了,腾讯就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型公司。我们看百度的直接竞争对手Google,Google更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公司,开发的机制、项目的管理机制等等,包括每隔一段时间总是有很多很新颖的、很不错的一些应用产品发布。但是我们看百度,大家印象中想象一下,从百度起家到现在,我们看到百度发布了什么像Google一样重大的技术产品吗?

  岑峰:具体的数据我们可以比较一下,我们经常看到关于搜索引擎的统计,关于市场份额有两个,一个就是以搜索请求量计算的市场份额,这个市场份额Google和百度自从2006年以来,基本上都是比较稳定的,例如说Google以搜索量计算的市场份额大概平衡在20%这样的一条线上,三年来基本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以收入来计算的市场份额,Google从2006年的20%以下到了2009年第四季度的35.6%。Google的市场份额增长了,自然意味着百度的收入市场份额实际上在下降。

  林军:这个公司很有趣,COO没有,CTO没有,这个公司照样转,这个公司到底谁重要?

  节目实录:

  林 军: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!欢迎收看本期的IT碰碰车节目。2010年开春,最大的一个事情就是关于搜索引擎的事情,在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又回归中国的来回折腾之中,另外一家全球的搜索引擎巨头百度也发生了一场地震,那就是他的COO和CTO在一周之内连续请辞,这也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在18个月之内的第二次COO和CTO的连续请辞,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在过去的18个月之内,实际上COO、CTO空位两次。我们今天讨论这个话题,百度这次为什么又出现这样的情况?而这一次出现这样情况的背后,到底是百度出了问题?还是这几位职业经理人出了问题?还是中国互联网出了问题?跟大家讨论这个话题的还是一位到朋友,我左边的张春晖先生,以及一位新朋友,我右边的岑峰先生。岑峰先做个自我介绍吧。

  岑 峰:我是英鹏兰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出版合伙人,也是北大光华学院的MBA。我前一份工作和Google、百度都打过一定的交道,所以这一期是我和大家讨论这个问题。

  林 军:补充一下,岑峰刚刚做了一本关于李开复的畅销书,《从心选择的智慧》,他曾经是百度长期的研究者,所以请他过来讨论Google和百度这个话题,他有他的话语权。在过去的5年,我曾经听岑峰讲过过去5年来渠道变化的情况,你能不能讲讲在你看来,百度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?

  百度算不算上一家技术创新型企业?

  岑 峰:既然说渠道,那我们就从渠道说起,可以说百度的渠道在百度的整个体系里面有相当重要的地位。先从2002年说起,这一年对百度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年份,这一年是百度推出了竞价排名。业界普遍认为是竞价排名使百度从幕后走向了台前,也拯救了百度。但是我个人认为,除开竞价排名,其实还是百度的渠道商们一起帮助百度走出了困境,拯救了百度。当时百度推出竞价排名,当时国内最大的渠道是3721,经过两年左右的时间,百度终于在渠道商上战胜了3721,把自己打造成国内最大的一个互联网销售渠道。

  林 军:它现在也是。

  岑 峰:对,之后百度从2005年开始,2005年为了准备上市,收购上海奇纳开始,陆续开始转为自营,现在主要城市已经开始……

  林 军:哪几个城市是自营?

  岑 峰:包括上海、北京……

  林 军:北上广深?

  岑 峰:对,北上广深这样一些大城市已经开始自营,一些省会城市之外的城市还是有一些代理的存在。

  林 军:我知道这种情况,百度实际上买渠道是买客户。

  岑 峰:有,是这样的,百度当时在自营的时候收购了一些当年的代理商,不仅买客户,还把当年一些客服人员一块买过去了。

  林 军:Sunny,我们通过岑峰的描述,百度是一家渠道很强的公司,实际上在你印象中,百度是一家什么公司?是家技术公司吗?

  张春晖:在我印象中,百度从来不是技术公司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看最近这10年,最近这10年也是中国第一波互联网企业上市等等,还有国外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的阶段,很有代表性的,早年的腾讯、网易、新浪这些,他们起家的时候都有自己一定的技术,腾讯更不用讲了,腾讯就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型公司。我们看百度的直接竞争对手Google,Google更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公司,开发的机制、项目的管理机制等等,包括每隔一段时间总是有很多很新颖的、很不错的一些应用产品发布。但是我们看百度,大家印象中想象一下,从百度起家到现在,我们看到百度发布了什么像Google一样重大的技术产品吗?

  林 军:它有贴吧。

  张春晖:贴吧和知道之类的,这不能算是什么划时代的技术。

  林 军:像gmail、谷歌地图相比。

  张春晖:那是它的论坛,那是聚人气的地方。我们从这一点来看,百度确实不是一个技术型的公司,它是一个在互联网内容,信息方面运营比较好的一个国内搜索企业,以搜索为主的企业,但它确实不是一个技术公司。

  林 军:你还是认为它是一个销售型公司。

  张春晖:它是销售型的,技术那一块,只要是IT公司,哪有没技术的?只不过看技术那一块在里面的比重,不像Google这样技术为主导还是怎么样,它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创造更多的人使用,更多的流量,达到广告的价值。百度不是,百度技术起家之后,在技术的创新和发展上面,并没有看到什么动作和产品,这么多年过来,技术只是在打补丁,只是在将就,只是在妥协,而并没有很好的创新。

  林 军:刚才Sunny的观点,实际是一个销售型公司。岑峰,你怎么看Sunny的结论?能补充其他的事实观点吗?

  岑 峰:我同意Sunny的观点,百度是一家销售型公司,这个正好也是印证了我之前说百度渠道的重要性。其实刚才我也说到,在百度初创的时候,2002年以前,当时它为国内很多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服务,那时候百度应该是一家技术导向的公司,但是自从它从幕后走向台前,就不可避免的把商业作为它未来发展的动力。现在它的主要方向是转向了销售,这和Google不一样,个人也认为在百度的内部,它的技术和销售两个派别应该还是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林 军:这个有传言。

  张春晖:我们看一下Google和百度在业务发展上的区别就很清楚,百度几乎所有的应用可能直接都是抄Google的,当然在产品创新能力上跟Google远远无法相比,我们只是说单一产品,搜索这个产品来讲,这样一个关联的广告推送产品,Google靠这个起家,慢慢慢慢的很久之后,百度才跟上来,满足百度就靠百度联盟,在国内这块的势力,本土化当然百度强,所以它做联盟做得很好,商业运营这块百度做得确实还是很不错的。竞价排名之类的慢慢也是才跟出来的,Google先有,百度更粗暴,基本前面全是给钱的,Google出来的还跟你说得很清楚,前面是赞助商提供,就是广告,百度连讲都不讲。

  林 军:混淆概念。

  张春晖:对,概念被混淆了。商业上可以说百度做得很成功,但技术上没有什么创新和突破,很多例子都是这样。

  2010年1月:百度高管调整 CTO及COO相继离职

  (本文来源:网易科技报道)


  百度高管离职的背后

  林 军:既然渠道这么重要,叶朋为什么离开了?他在这里面那么重要,岑峰你对这个是什么观点?刚才我们说百度是一个技术的追随者,是一个以渠道为主的公司,这样一个公司渠道的比重很大,商务的要求很高,这种情况下,为什么叶朋反而要宣布自己离开?

  张春晖:我的看法是这样的,叶朋过去曾经在苹果工作过,我认为这个人还是有一定的惯性。苹果是一个什么企业?我们看到现在苹果的所有产品,都是属于一种潮流性的,无论是PC、手提电脑、iPhone、iPod等等,在这个环境下的人可能会对产品的追求高一些,你要帮我实现什么样,我在市场上能把客户抓回来的好产品,包括对产品的包装方面,我认为他会有一定的情结,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,另外是不是有内部的一些争斗什么之类的,咱们就不去评论了,我们光是从产品的角度讲。我们刚才也讲了,百度虽然靠技术起家,但是在历史里面,技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发展和创新,这就命中注定在对产品的支持上力度是不够的。比如像Google一样,大家都知道赚广告费,Google三天两头弄一个新的东西出来吸引一些流量,百度到现在为止,除了我们都知道贴吧,赚来赚去还不是在你的搜索引擎上相互导流吗?所以没有什么新产品出来,需要新产品出来,就不是叶朋能够做到的,确实需要技术部门支持。

  岑 峰:Sunny刚才是从产品方面讲,我更多的考虑是从文化方面讲。大家都知道,一个企业的文化跟它最初的一批员工有很大的关系,百度最初给自己定位是一家技术公司,后来虽然说因为市场的压力,销售的意义对百度增加了,但是销售并没有真正的融入到百度的企业文化里面。

  林 军:团队是收购的,有一部分是粗放的经营。

  林 军:实际上说明对内部的管理,技术上的支持不够,就是这个逻辑。如果这样说,叶朋的离开对整个百度渠道体系的提升到头了,可以走了,这个理解对吗?

  张春晖:UP不高,没有办法再继续挖掘用户的价值,有时候用户的挖掘价值,一个用户,你每年都是卖那样的产品,能卖几年?应该一些新的服务、产品给到用户,才能继续挖掘价值。我觉得一个是产品的原因,第二个就是刚才岑峰说的文化的问题,也就是管理的问题。

  林 军:既然市场销售的CEO离开了,如果从派系来看,李一男为什么离开呢?

  张春晖:李一男这个事情更搞笑了,前面做节目的时候我们都说了,我们都是乌鸦嘴。

  林 军:那期没有放出来。

  张春晖:我们都是乌鸦嘴,我们都说李一男当时去百度的时候,我们就评论过,他在百度呆的时候不会超过12—18个月,一年到一年半,我们当时是这样做定论的。现在李一男离职,正好是一年,跟我们当时预测没有错。为什么作出这样的预测?当时基于几点,第一,李一男的行业背景,他的资历是电信行业背景,而百度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企业,所以你从一个电信背景的公司,虽然华为也有很多设备做互联网,但是再怎么样还是以设备为主。跑去一个做应用为主的,纯互联网的企业,未必适合这个人的所长,当然管理上可能差不多都一样,所以我认为李一男去百度之前,百度跟他谈的时候,可能对百度会有很多想象,因为百度毕竟是一个上市企业,也是中国NO.1的搜索公司,百度当然是一个很不错的平台,但问题是,我们模拟他的那种感受,他去到百度之后,发现不像外面看的那么回事,你的技术体系早期的时候有这样过来,但是一路发展过来,没有太大的创新能力,没有创新能力,不像华为,华为真的有创新能力。

  林 军:有足够的研发费用投进去。

  张春晖:对,有足够的研发费用,有足够的人,整个体系,出了什么东西,山寨也好,超越也好。

  林 军:很厉害。

  张春晖:去到之后,没有体系,甚至可能因为内部的技术和市场争斗的问题,一个比较大的漩涡在那里,去到那里肯定很痛苦,可以感受一下,他肯定想做一些事情,否则他为什么放弃华为的高职跑到百度去呢?肯定想做一些事情。去到那儿,环境不允许,人是不是很郁闷?

  岑 峰:李一男在CTO位置上不好当。

  张春晖:谁都不好当。

  岑 峰:叶朋在COO也不好当。CTO那边没有能够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,COO那边做渠道,做销售,自然也没法推下去。

  张春晖:CTO肯定是最难当的,谈何容易?刚才岑峰说COO这边市场这边压力大,要统筹之类的,但市场这边不断会找他们要新产品,现有的体系是没有创新能力的。

  林 军:创新能力很弱。

  张春晖:对啊,很弱,不可能有什么太好的……

  林 军:不够支撑销售。

  张春晖:对,李一男要进行改变,很难,几乎重构技术体系,那投入多大?周期多长?

  林 军:压力又大。

  张春晖:技术体系带动整个机制、整个人事结构的调整,有多大阻力?多大利益要处理?

  岑 峰:关于这个产品对销售的支持,我是认为百度的产品对销售的支持弱于Google。

  张春晖:肯定,弱于很多。

  岑 峰:具体的数据我们可以比较一下,我们经常看到关于搜索引擎的统计,关于市场份额有两个,一个就是以搜索请求量计算的市场份额,这个市场份额Google和百度自从2006年以来,基本上都是比较稳定的,例如说Google以搜索量计算的市场份额大概平衡在20%这样的一条线上,三年来基本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以收入来计算的市场份额,Google从2006年的20%以下到了2009年第四季度的35.6%。

  林 军:增长很快。

  岑 峰:对,Google的市场份额增长了,自然意味着百度的收入市场份额实际上在下降。

  张春晖:市场就那么大,挖掘出来的市场就那么大,此涨彼消。

  林 军:这个公司很有趣,COO没有,CTO没有,这个公司照样转,这个公司到底谁重要?这个公司很有趣,一个公司CEO很重要,李彦宏继续做CEO,但是这个公司CTO……

  张春晖:这个公司只需要CEO和CFO就行了,CEO肯定是要的,CEO还是有他领导的需要,内部协调的需要,而且这些人都跟着他起家的,所以CEO肯定很重要。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,COO和CTO两三次空缺,每次空缺还很长,从这种来看,不需要CTO和COO,CFO就行了。

  岑 峰:我也认为CFO重要,关于CFO重要,我有几个原因,第一是从百度上市的股份结构可以看出来,百度上市的时候,根据上市招股说明书,除开两位创始人之外,其他高管的持股情况是这样的,王湛生是CFO,他的持股是1%。朱洪波COO,他持股也是 1%。作为百度第一号员工和CTO刘建国,持股反而比他们要少一些,0.9%。然后就是梁冬0.4%和雷鸣的0.3%,和威廉·张的0.1%,雷鸣和威廉·张都属于技术那块。

  林 军:实际上还是给了很高的……

  张春晖:给CFO很大的回报。

  (本文来源:网易科技报道)


  百度的变革何时才能来临

  林 军:百度是个很有趣的公司,我们也帮百度忧心忡忡一下,它既然不需要COO和CTO,那么它需要什么?下一步怎么走呢?

  张春晖:我们刚才也讲了,就是一个销售型的渠道公司,虽然是技术起家,但最后成为一个渠道公司,既然有这样一个特点,我们证明它的运营能力很强,市场能力很强,但是没有产品的创新、技术的创新作为支撑,用户的挖掘能力是不够的。行业里面开玩笑讲,最好的方法只有一个到两个,第一个就是干脆当Google代理算了,就不要搞自己的搜索引擎,Google的技术多好啊?合作吧,你就用人家的技术换百度的壳,还用你的渠道,源源不断给你提供新的产品,你拼命的去赚钱,多好啊?这是一种方法。第二种方法,因为Google在中国闹的不是非常开心,因为它是一个水土不服的企业,如果要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水土又服了,业绩又能做起来,挺好的方法,把百度买了,又不是没买过,买过它股票了。

  林 军:Google买百度还是百度买中国业务?

  岑 峰:我有不同看法,我觉得以Google这样一个方式来买百度的话,不太现实,首先来说,先从渠道来看,刚才Sunny讲,Google买了百度之后,这件事对于百度自然是有利的,但是对于Google,未必。第一,Google在发展代理商的时候,并不是以数量取胜的,到目前为止,也就只有三十多家代理商,它更注重的是代理商的质量,包括它的规模、人员素质、服务能力等等各方面,如果说Google买了百度的话,百度的渠道未必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。

  张春晖:岑峰太认真了,我们只是在开玩笑说,这个事情是不可能的。

  岑 峰:如果这样说,倒还不如说百度把Google的中国业务买下来,如果开玩笑说的话,反而这样……

  林 军:就像当年阿里巴巴买雅虎的中国业务,到底是雅虎买的阿里巴巴,这也说不清楚。

  张春晖:可能是这样的方法,无论是谁买谁,这种融合的方法是最好的出路。

  林 军:我听到消息,当Google宣布退出的那一个礼拜之内,我听到两家中国顶尖的互联网公司的消息说我们在今年下半年,要么买Google业务,要么全力突击搜索引擎。

  岑 峰:可能原话是这样,当时Google说要退出中国的时候,百度内部完工很兴奋,准备接收Google的客户。

  张春晖:我们看的很明显,无论从操作上是谁买谁,两个公司这样的融合,对中国的网民来讲,大家都做营销,是件好事。

  林 军:但是我们想,为什么百度内部不能做这个事情?百度为什么变革?包括李一男这个事情。

  张春晖:一句话,船大难调头,航空母舰已经是这种速度在走,你让它突然之间调一个头,它需要绕一个很大的圈,绕的太急可能就翻船了。

  林 军:李一男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或者耐心?

  张春晖:李一男肯定不具备这样的能力,只有一个人,就是李彦宏,李一男肯定有他的追求、抱负和他的事业心,想做一些事情,能力也具备,但是他驾驭不了这件事情,这件事情不是技术的事情。

  林 军:不是李一男的事,是李彦宏的事。

  张春晖:对,这件事情不是李一男的事情,李彦宏他不拍这个板,不做这个决心,怎么样做,李一男根本不可能做得了。

  林 军:这件事情在李一男离开或者叶朋的离开……

  张春晖:也避免不了。

  林 军:并不是说他们的离开实际上是李彦宏可能没有做出决定,这两位扛不住了,这本身是李彦宏的事。

  岑 峰:真要让李彦宏做这个决定,也很难,因为我们都知道,百度自从上市第一天起就被资本追逐,上市第一天股票涨了那么多,而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必须要维持高股价。其实百度的股东对于百度的业绩要求是很苛刻的,有个例子,在2006年第二季度还是第三季度,当时百度的销售利润比去年同比增长了900%,按理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突破,但是低于股东的预期,造成百度股价大跌10%。

  张春晖:所以谁敢承担这样的责任?李彦宏也承担不起,他被绑架。李一男OK,李一男很有追求,也是个天才,他很有抱负,他来百度肯定想有一番作为,我们就可以想象,他肯定有自己一套方案,怎么样怎么样,非常好。交上去一看,第一投入很大,周期很长,关键是谁来拍板这个事情?做成功还是会失败?成功的话是不是能够带来比过往以倍数为计算单位的增长?如果不是,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投入进去,可能效果还长不了5%、10%,我做来干吗?谁敢拍这个板?我估计李一男自己可以拍板,但是李一男之外的那么多人和团队谁敢拍板?没人敢拍板,没人敢拍板,李彦宏敢拍板吗?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岑 峰:拍板最好的时候,我个人认为是在2008年的年底或者2009年的年初,这个时候是百度的股票相对最低的时候,到了差不多100美金,从原来的300多美金到100美金,这里其实百度迎来一个比较好喘息的机会,如果利用这个低股价的时候能够进行一个策略的调整,因为这个时候股东对于业绩的要求可能就不如在300美金的时候来得那么迫切,但是在未来一年之内,百度的股票增长的太快,现在又重新回到400多美金。

  林 军:到500了。

  张春晖:现在要调整,要去损失这样的收入,别说李彦宏拍板,放上董事会讨论,董事会都不敢,董事会估计都很难作出决定,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如果是Google,Google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,机制好,体系好。

  岑 峰:Google的话就不一样,因为Google一是机制好,第二像Google中国其实在整个Google体系里面,经济收入是相对偏低的。

  林 军:可以放弃或者可以继续做这个事情。我们还是关心百度,百度的未来到底怎么样?是继续请到好的COO、CTO做这个事情?这是试错过程,找到这样的人,不断的找,真正李彦宏作出决心,我们在适当的时候做变革。

  张春晖:我认为百度肯定是想做变革的,因为必须得为未来的生产力着想,所以创新肯定是最好的生产力,但是条件不允许,我们刚才讲了,可能错过了最好,在低谷的时候应该做调整,现在上来做调整,损失太大,没人背得起这个责任,所以可能错过了一些机会,只能再继续等待。

  林 军:等待好机会。

  张春晖:只能等待机会,等待好时机,这是一个。第二个,在机会没有到来之前,也只能是依靠少量的所谓的技术开发,不叫创新,少量、一点点的创新去保持百度业务的支撑,这种支撑相比Google来讲,当然是远远不如的,但是整个环境对百度有利,因为在中国这个搜索市场现在来讲,就是百度和Google,我们预期Google在未来几年未必能够达到百度那么受政府支持的程度,在这个阶段里面,百度还是守得住的,守住肯定没问题。

  林 军:包括腾讯和阿里巴巴做搜索,对它的冲击并不是很大。

  张春晖:没错,所以在发展的过程里面,我觉得百度还是可以走得比较稳的,环境决定它有这样的运行。

  林 军:岑峰呢?刚才Sunny讲的更多的是外因,从内因讲一下。

  岑 峰:Sunny刚才说百度还是希望改变,但是从现在的外因来看,包括Google闹了这一回之后。

  张春晖:它不需要改变了。

  岑 峰:对于它来说,外因没有了,但是如果要从内因来讲的话,它也不需要进行太多改变,现在既然它还能够赚得到钱……

  张春晖:那就继续赚吧,包括COO和CTO,有人愿意来,合适的就来,不愿意的撂在那里也无所谓,前面又不是没有撂过。

  岑 峰:但是这样就会造成怎样的情况?造成缺少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,不会继续作出改变,比如在技术上进行更多的投入,这样的话,好像温水煮青蛙的状况。

  张春晖:这10年来都是这样过来的,人家这么多年也是这么过来的,根据现在的外部原因和内部因素看,人家很稳健的再走上3、5年,根本不成问题。

  岑 峰:3、5年之后呢?

  张春晖:3、5年之后3、5年再说。

  林 军:时间原因,每次节目到最后的时候,大家争论的很激烈,时间原因,先做个陈述,两位嘉宾,还是老规矩,然后再继续PK。这个话题我们做个小的总结,我们发现最近流行一个词叫BAT,很多都在讨论BAT,所谓BAT这个词,B是百度,A是阿里巴巴,T是腾讯。如果从市值角度上来说,应该是TAB,因为腾讯市值在前面,阿里巴巴市值在第二位,百度在第三位,但是为什么大家叫BAT呢?因为这三个词是一个动物的名称,是一个形象词,更重要的是大家觉得百度实际占据更好的位置,因为百度控制整个中国互联网的信息流,而整个互联网行业归属于信息技术,信息技术的处理本身是这个行业最正统的行业规矩,从逻辑上来说,百度是最正规的互联网信息公司,这点上,百度本应该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,但是没有成功,从刚才讨论认为,百度李彦宏需要拿出上一次摔手机,跟董事会对决,拿出壮士断腕的内部变革之心,让百度重新成为中国最牛的互联网公司的雄心和勇气,这样的百度是值得我们期待的百度。谢谢大家收看本期节目!

  (本文来源:网易科技报道)

顶部
[广告]
 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9-8-25 08:10
闽ICP备05007017号

   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
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! 5.5.0  © 2001-2007 Comsenz Inc.
Processed in 0.053621 second(s), 8 queries
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唐人网 - Archiver